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加减乘除”治环境 辽宁从排污大省蜕变成减排大省

“加减乘除”治环境 辽宁从排污大省蜕变成减排大省

日期:2017年4月17日 23:59

作为老工业基地,辽宁省结构性、复合型污染特征明显,环境历史欠账较多,环境污染形势严峻。为了有效改善环境质量,辽宁省集全省之力打好大气、水、碧海和生态治理“四项战役”,减少污染物排放,下大气力改善环境质量,实现了从“排污大省”到“减排大省”,再到“环境改善大省”的蜕变。
  
  

“加减乘除”治环境 辽宁从排污大省蜕变成减排大省
  
  辽宁省是老工业基地,结构性、复合型污染特征明显,环境历史欠账较多,污染治理和生态保护的任务都十分繁重。为全面改善全省环境质量,辽宁省变压力为动力,用扎扎实实的努力,以加减乘除的方式,换来了辽宁省环保的彻底蜕变。
  
  “加法”累积效益叠加
  
  “十二五”期间,辽宁省以政府投资带动了更多的社会投入,此为“加法”的累积。把环境保护公共设施和环境监管能力建设作为投资重点,加大投资力度,促进城市环境基础设施建设,以及饮用水源保护区、生态功能保护区、生态示范区、自然保护区建设和管理,增加了环境质量监测投入。2011年~2015年,国家环保资金投入约79亿元,省级环保资金投入约43.5亿元。
  
  “十二五”期间,全省企事业单位利用的各级环保专项资金、周转金及企事业单位自筹的污染治理等投资超过610亿元;城市污水处理厂建设、城市生活垃圾及医疗垃圾处理设施建设、污染企业搬迁改造、城市集中供热等投资接近1150亿元;自然保护区建设、人工种植植被、区域生态功能恢复等投资648亿元;监测、信息、宣教、监理、危险废物监管等能力建设投资达到14.3亿元。社会资本投入总计2423.73亿元,环保总投资占GDP比重2.41%。好钢用在刀刃上,辽宁在进一步加大环保投入的同时也切实提高利用效能,用真金白银换来了辽宁的“天蓝水净”。
  
  加强碧水工程基础设施建设。辽宁省委、省政府启动了包括污水处理厂及配套、河流综合整治、湿地建设、工业水污染防治、规模化畜禽养殖污染治理、垃圾处理、饮用水水源地保护等碧水工程建设。自2013年初,辽宁省率先在全国摘掉“重污染”河流帽子以来,省委、省政府提出以“稳水质、保达标”为宗旨,做好新常态下流域水污染防治工作。截至2014年底,流域内累计建成城镇污水处理厂119座,设计能力680万吨/日,污水处理率达84%;完成全省160座污水处理厂视频监控系统安装。
  
  加强蓝天工程基础设施建设。启动了脱硫、脱硝、除尘,区域大气环境综合整治,城市全覆盖,绿色交通工程等一系列大气环境优化工程。截至2015年底,项目已完工7018个,累计完成投资769.6亿元。
  
  经过几年的治理,辽宁省城市环境空气质量持续改善,全省城市环境空气中的主要污染物呈逐年下降趋势,城市环境空气达二级标准天数逐年增加。2012年10月在全省范围内启动了“蓝天工程”,主要任务是加快建设大型热电联产机组和大型热源厂,淘汰小型燃煤锅炉,加快“一县一热源”建设,深化工业企业脱硫、脱硝治理,持续推进电力行业污染减排,加快钢铁、石化、建材等其他重点行业脱硫、脱硝进程,加快推进“气化辽宁”进程,目前这项工程已经全面实施。
  
  加强生态修复工程建设。其中,生态创建工程,包括生物多样性保护工程、生态修复和保育工程、环境保护模范城市创建工程等多方面。清洁农村的整治工程,包括农村环境连片整治示范中的污水、垃圾处理工程,畜禽粪便无害化处理工程,农村面源污染治理工程,无公害生态农业示范区建设工程,土壤修复试点工程等方面。环境安全的保障工程,包括医疗和危险废物处置中心建设,放射性伴生矿治理修复工程,应急物资储备等方面。科技创新的产业工程,包括资源再生和综合利用项目,环境科技研发机构和重点实验室建设项目,国家重大科技专项——“水专项”项目等方面。以辽宁省监测试验中心投入为例,“十二五”期间,全省环境监测应急预警监控网络体系建设项目投资达1600万元,其他各项如省监测实验中心基础建设经费、饮用水源全分析特定项目监测能力经费等投入总计约11003万元。
  
  “减法”减量权力“瘦身”
  
  仅仅依靠增加环境保护基础设施建设投入,来实现辽宁生态环境质量的根本性转变肯定是不够的,要以减法的方式敢于给阻碍经济发展、不利于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体制机制“瘦身”,切实把环境管理的重点转移到强化环境监管上来,更多地让市场在经济发展中唱“主角”,最终实现污染减量。
  
  优化产业结构,推动污染减排。在污染治理设施末端减量的同时,更着重在前端减量。具体表现在辽河治理、污染减排;造纸企业关停,小钢铁整合,水泥行业上大压小。
  
  2008年,辽宁省政府向全省人民庄严承诺,3年内实现辽河流域干流全部消灭劣Ⅴ类水体(按化学需氧量考核),5年内实现辽河流域干流城市段景观化。为实现这一目标,全省对417家造纸企业实施停产治理,并彻底关闭了294家。2011年,辽宁省政府又做出了在全国率先摘掉流域重污染帽子的重大决策,巩固和扩大辽河治理成果。重点实施了包括辽河治理攻坚战、大浑太治理歼灭战、凌河治理阻击战的“三大战役”,安排治污项目438个,总投资81.71亿元。2012年9月,全省6条干流36个监测断面全部达到“摘帽”预期目标,54条主要支流中53条达到“摘帽”要求。
  
  在辽河治理取得明显成效后,2013年,辽宁省再接再厉开展了大气治理攻坚战的“蓝天工程”,计划总投资达1669亿元、包含了5852个项目,为有效治霾进行艰苦而有益的探索。“蓝天工程”共包括六大部分,分为实施区域一体高效供热、气化辽宁、工业提标淘汰、城市全覆盖、绿色交通和大气监控预警建设。
  
  督办违规企业,率先在国内建立对环境违法企业实施供电限制的工作机制。优化能源结构,实施“煤改气”和“油改气”。完善扬尘污染整治责任体系,建立行政监管、公众参与、舆论监督相结合的监管机制。建立健全雾霾天应对工作长效机制,全面建设辽宁省环境空气质量监测网络,专门研制出群众可通过手机实时查阅环境质量信息的“辽宁AQI在线手机软件”。
  
  截至2014年11月底,全省已完成大气治污项目4277个,4项主要污染物减排已提前超额完成国家“十二五”大气减排任务。落实35个国家减排责任书项目,完成率位居全国前列。已经对63家环境违法企业实施绿色信贷限制措施。淘汰燃煤小锅炉1.8万座,清洁能源和新能源城市公交车6693台,占全省城市公交车比重达到36.4%。
  
  集全省之力打好大气、水、碧海和生态治理“四项战役”,减少污染物排放,下大气力改善环境质量,实现了从“排污大省”到“减排大省”,再到“环境改善大省”的蜕变。
  
  助力经济发展,实施简政放权。长期以来,环保部门存在着干预过多、管得过死,重审批、轻监管,审批难、审批慢、环节多等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不仅抑制地方经济发展活力,而且推高了行政成本,加重了企业负担,也容易滋生腐败。辽宁省环保厅积极贯彻国家“同级审批,同步放权,就近服务,各负其责”的顶层设计,加快推进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坚持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下放范围广、力度大。将原有的18项行政审批权及224类建设项目审批权限取消、下放到各地市环保局。截至目前共取消2项行政审批事项,Ⅰ类建设项目环评文件审批,下放4项行政审批事项和175类建设项目环评文件审批,取消和下放比例分别为33.3%和78.1%,成为全国省级环保部门审批建设项目环评文件类别最少的省份之一。2015年,除国家和环境保护部明确要求必须由省级环保部门审批的建设项目环评文件外,按照同步放、同级市批原则,再次大幅度下放建设项目环评文件审批权,仅保留了37类建设项目中部分污染物排放量大、生态破坏严重项目的环评文件审批权。
  
  辽宁省环保厅还取消环境监测服务中14项、合并31项收费项目。保留项目的收费标准一律在原标准基础上下调10%。明确规定监测报告技术方案编制及审查费和技术报告编制及审查费分别不得超过实际监测费用的15%和25%。同时,继续给行政权力做好减法,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为引导,坚持“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和权责法定、权责匹配、简政放权的原则,重点抓住“清权、建权、制权、晒权”等主要环节,在全面梳理现有行政职权的基础上,大力清理调整并依法审核确认行政职权,优化权力运行流程,建立权力和责任清单,健全权力清单动态管理机制,明确责任主体,强化权力监督和问候,多种渠道向社会公布,最大限度给市场和企业松绑。
  
  目前,省环保厅保留行政职权48项,比2011年确权减少22项,减幅达31.4%。对这些行政职权按照“一项行政职权,一项责任事项”的原则,相应地建立了48项责任清单,从制度层面硬化责任,给拟保留的行政权力套上责任“紧箍咒”。
  
  “乘法”发力创新驱动
  
  进一步秉承创新驱动做“乘法”的工作导向,深层发力、重点突破,充分利用体制创新和科技创新制定实施倍增计划,加快环保产业结构调整,积极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
  
  体制创新:伴随着探索中国环保新道路的进程,环保体制创新也不断向前推进。纵观辽河流域治理的艰辛历程,横跨全省12个市、79个县(区)、3200万人口的辽河流域治理,如何在短时间内取得治理成就?除巨大资金投入外,这与辽宁省针对辽河治理大胆地进行了体制机制创新,打破楚河汉界,共下生态棋,走出了一条独具辽宁特色的大河治理新路密不可分。
  
  重典治污,法治先行。近年来,辽宁省不断健全水污染防治政策法规体系建设,省人大及时修订出台了《辽宁省辽河流域水污染防治条例》《辽宁省辽河保护区条例》等12部地方法规;辽宁省政府也出台了一系列政府规章,并颁布了严于国家标准的《辽宁省污水综合排放标准》。这一标准明确规定,企业直排地表水的COD浓度必须达到50毫克/升以下,还要求许多已建成的污水处理厂重投巨资进行升级改造。
  
  创新大河管理体制,打破了辽河治理“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模式。这条省内的最大河流,如果在治理问题上遭遇各弹各的调,就很难摆脱“污染——治理——再污染”的恶性循环。因此,辽宁在全国首家按流域“划区设局”,新建辽河、凌河两个省级保护区,组建了两个正厅级建制的保护区管理局,告别多头管理,给“母亲河”配备专职“保姆”,实现了流域水环境管理体制的重大突破,开创了全国流域管理与环境保护的先河。2015年初,两局合并成辽宁省辽河凌河保护区管理局。
  
  辽宁省还组建了城市污水处理厂管理中心,将原来隶属住建部门的污水处理厂运行监管职能划拨给省环保厅,14个地级市也均比照省里建制组建机构。设立辽宁省大伙房水源环境监察局,专门负责大伙房饮用水源保护区环境监管,有效地发挥部门监管职能。同时,还组建了辽宁省环境安全保卫总队。
文章链接:中国环保在线 http://www.hbzhan.com/news/detail/107635.html

所属类别: 公司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